Es ist mir eine große Freude wenn Sie durch mich wieder Gesund sind

典型病例1

类风湿关节炎已经14年没有症状,临床治愈。

H. Helga 女士的感谢信

2001年我被诊断为类风湿关节炎,在Bad Abbach的风湿病医院住院治疗。那时我所有的关节肿胀,疼痛严重,拧不开瓶盖,一切物件都从手里自己掉下来,用了许多治疗方法,各种药物,主要是可的松,症状不但没有改善,相反副作用反应却非常大。
偶然之中得知您张先生,在您的精心的治疗下,我的症状好了很多。 3年后我的风湿病彻底消失了,现在已过去14年了。
我衷心地感谢您

典型病例2

Paprawa 女20岁,治疗4次肿痛消失,临床无症状近3年。
2012年突然肘膝关节肿痛,背痛,无食欲不能进食,住院治疗,风湿因子290, CCPA 258, ANA阳性CRP升高。风湿专科给予 MTX10mg和泼尼松龙50mg治疗。
2014年6月3 日首诊。双膝仍有红肿热痛,痛值在8-9/10 ,伴双肘关节疼痛及背痛。伴胃痛,恶心,疲惫乏力。停服泼尼松龙已一年。仍每周服MTX10mg。
2014年7月1日三诊,肘关节,背部膝部疼痛明显减轻,疼痛值3-4/10。每周服MTX 2,5mg。
2014年7月8日四诊: 肘,背已无疼痛,膝部疼痛继续减轻,1-2/10,MTX 已减至每周0.5mg。
2014年7月31日五诊: 上次治疗后完全无疼痛!病人还没停药。 鼓励她停药。 五诊治疗后完全停服MTX。每两个月来巩固治疗。
2015年6月18日血液检查各项正常。
2017年4月11日最后一次治疗。血液检查正常。无疼痛,无用药。

Paprawa 的感谢信
病情起于2012年3月,我的膝关节和肘关节突然出现严重的红肿,疼痛简直无法忍受,几乎不能行走(疼痛值达到10分之8-9)。疼痛在膝部和肘部来回地交替出现。同时没有食欲并出现背部疼痛。其后我去看了医生,验血后被诊断为类风湿(风湿因子RF是290)。然后让我每天服25毫克的可的松。去看了风湿专科后,每周还要服甲氨蝶呤15毫克药片。用药后疼痛变得可以忍受,却伴随出现了其他严重的副作用,强烈的恶心,疲乏和胃痛。这样治疗持续了2年,直到2014年6月我得到一个举荐,应该去找张亮医生。我于是预约去了他诊所。 在治疗 3次后我的疼痛就已减轻到只有10分之3-4了,我又慢慢恢复到平常的生活中。又继续治疗了两次后我的疼痛就完全消失了,我把药物慢慢减量直至完全停用。 2014年8月完全停药后也仍然完全无痛,也已经能够做我发病前的一切事务,甚至我业余最爱的跳舞也没问题。我现在还定期每两个月去看一次张医生,也完全的没有疼痛了。再次没有疼痛的感觉真是令人难以置信。特此举荐去找张医生治疗吧,也会有如此经历的。
杰奎琳•Poprawa  2015年6月12日 (2015年6月18日血液检查报告显示各项目均正常!!!)

典型病例3

Brunner女士的来信(03.10.2013): 类风湿关节炎无疼痛 不吃药将近5年
在2012年我因为患类风湿关节炎Rheumatoide Arthritis 来看您。当时我左手和右手的中指关节肿胀疼痛。严重到我不能系扣子也不能解扣子,尽管服了两年的可的松和每周注射(MTX),没有好转。我在您这治疗了半年(共6次每月一次), 我的手指又能活动了,两个手可以握拳了,此外我不再需要药物了。


典型病例4

- B。 先生患类风湿关节炎10年,2013年1月8日初诊,扶双拐来,不能系鞋带,不能系衣服扣子。注射MTX,口服可的松没有进展。双膝肿痛,行走不利,多次抽膝关节液。手指关节,肘关节,踝关节疼痛。肩背疼痛。
四年来疼痛已经减到1/10。

典型病例5

Pröll 56岁,治疗五次后肿痛消失近两年。
2014年10月双腕肿胀疼痛。验血结果ANA阳性,CCP略高 (RF,CRP,血沉 均为正常)。被诊断为血清阴性型类风湿关节炎,西医用泼尼松龙加甲氨蝶呤MTX治疗。病人拒绝用药。
2015年3月31日首诊,手部热肿痛,晨僵。疼痛VAS 7/10。
治疗两次后手已不热,晨僵减少。治疗四次后疼痛已经减到2/10,肿有减轻。
2015年8月3日第五次治疗后肿痛完全消失。
最后一次保健治疗2016年8月2日。
2017年4月18日电话随访: 一切正常


典型病例6

Wegner 女士62岁,风湿性多肌痛5个月。
FR 230 (0-14),CRP 12 (0-5),BKS 86-172mm/h. 每天服可的松从5个月前的60mg减到10mg, 以及免疫抑制剂来氟米特Leflunomid 10mg,但疼痛不减。腰部,腿部,膝部,手臂手部疼痛,夜间最甚。
2015年1月30日首诊。治疗一次疼痛消失,
2015年2月9日二诊,可的松减至5mg,停来氟米特。
2015年2月16日三诊,可的松减至4mg
2015年2月23日四诊,可的松减至2mg
2015年3月2日五诊,可的松减至1mg
2017年4月20日电话随访,不用吃药,两年来偶尔身体某处会有轻微疼痛。

(Wegner的感谢信)

我的痛苦经历,因为疼痛在2014年8月看了内科医生,查出血液里有非常高的炎症指数,诊断为风湿性多肌痛Fibromyalgia。给我开了非常高剂量的可的松 - 每天60毫克。最初炎症值下降得非常快,当然我为此非常的开心,由此对服用可的松充满信心。可是在把可的松减量到15毫克时,炎症指数却又突然飙升。 (令人非常不快的可的松副作用!)

现在我在互联网上几乎看了所有关于风湿性多肌痛的信息 - 当然还有: 不可治愈!
我这一生几乎从不生病 - 然而在62岁突然得了风湿性多肌痛。从去年8月开始,我至少每月生病一到两次。突然出现的疼痛 - 主要是在晚上。他们是如此的强烈,以至于我只能跪在床上来减轻疼痛, 觉得那时间过的真是漫长: 疼痛有时在腿上,然后又在手臂,或在手上,或在腰部,疼痛出现的间歇也越来越短,自2015年1月开始每天都痛。
正巧接到我儿子打电话给我,建议我尝试用针灸治疗。而此时,我又加大了可的松的用量至每日30毫克,还外加治风湿的药(注:来氟米特)。可是它们却不再起作用了。
2015年1月27日绝望的我打通了张医生的电话,要求预约针灸治疗。因为有人刚取消了一个预约,所以我能够约到第二天早上8点的治疗。那天早上我拖着艰难的步伐从停车场勉强能挪到了张医生的诊所里。
经过张医生一个小时的治疗后,我仅在右膝还感觉到有点胀疼,而且每个小时都在继续减轻。到了傍晚则疼痛完全消失了。接下来的几天只有非常非常轻微的风湿疼痛,然而几小时后也就彻底消失了。
现在我已经做了5次治疗,自2015年1月28日后就没再出现风湿疼痛了。
我简直无法表达我的喜悦。
我所有的朋友和亲戚总是要问我,好点了吗?当我告诉他们:没痛了!!!他们只有称奇,有些还向我要了地址。
张先生对于我来说就是个特殊之人。
当你离开诊所时, 会有一种安全感,满意感 。。。 这里有那种被人照顾的感觉。
这样的人,我唯有极力推荐。
2015年3月2日
Heidi Wegen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