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s ist mir eine große Freude wenn Sie durch mich wieder Gesund sind

11 例强直性脊柱炎 (统计至2016年)

全部经过德国专科医生确诊并经治疗无效,每天仍需服用止痛药者。
男8例,女3例,年龄30岁~68岁;病程4周~30年。
10例疼痛完全消失,不用服止痛药一年以上 (其中最长一例已15年)。
 1例治疗无效。

典型病例1

强直性脊柱炎14年,一诊见效,三诊后疼痛症状消失18年。
Purder,男,68岁,1999年2月19日首诊。患强直性脊柱炎14年,长期吃止痛药扶他林。当时脊柱已经僵硬畸形出现驼背,背部僵紧疼痛,头颈旋转不利。
在治疗了三次后疼痛消失,不用吃止痛药了。以后每年均来做四次巩固治疗。2014年11月13日最后一次保健治疗。 
2017年4月24日电话随访,已86岁高龄仍然不用服止痛药。

典型病例2

Peters,男,67岁,强直性脊柱炎初起4周,一诊见效,二诊后疼痛症状消失4年多
2012年3月26日首诊:四周前突然出现右骶髂关节疼痛,不能直立行走。夜里疼痛尤甚。 骨科检查结果:血沉40/70mm, CRP53mg/l, HLA-B27阳性。类风湿因子RF阴性。核磁共振MRI明显可见右骶髂关节炎症。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,西医治疗方案:口服扶他林直至疼痛消失。目前疼痛VAS 8/10。
2012年4月3日二诊:一诊治疗后第一天几乎没有疼痛,后又出现了疼痛,目前疼痛VAS 4/10。
2012年5月2日五诊,自4月3日后一直没有疼痛。
病人2013年因为肩痛,2015年肘痛来做治疗。
2016年6月9日电话随访,4年多一直未出现过强直性脊柱炎疼痛症状。

Peters 先生的感谢信
大约在一年前,突然剧烈的腰骶部疼痛把我给痛醒了,我的右脚已不能站立,只能扶靠着一边墙走。我的骨科医生做了几次不成功的尝试治疗后,感谢上帝,很快检查了我的血液。结果是:HLA B27阳性 - 强直性脊柱炎。内科医生于是给我开了扶他林(一种很强烈的药物伴有严重的副作用),要我连续服用几个月。我想起了您给我和我的母亲曾经治好了很多的关节炎,腰痛等等。这次只经过您的3次治疗,我就完全无痛了,而且还持续保持到今天。衷心地感谢!!!卡尔 - 海因茨•彼得斯,会计师 (25.03.2013)

典型病例3

Stroebl 先生在2005年出现右骶髂关节炎,伴有腰背疼痛,被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,虽然一直服用止痛药,但疼痛一直存在。2008年7月14日首诊。2008年9月1日三诊。第二次治疗后疼痛减轻,三天来未再服止痛药。2008年10月1日第五诊。2008年12月17日第六诊。在10月1日做完第五次治疗后两个半月完全无痛!2015年11月5日,Stroebl先生因踢足球受伤,左内踝肿痛来治疗。至此已7年没有强直性脊柱炎疼痛症状。

施特罗布尔Stroebl先生 2011年3月23日寄来的感谢信:
张先生您好,衷心感谢您和您的团队,您已经成功地治愈了我的病。我在2005年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,那时的我状况非常差,服用了多年的强烈的药物,并显示出长期的严重副作用。
后来我的同事史特凡介绍我来找您,我于是在2008年夏找到您。我来您诊所只治疗了几次,比起过去的我,现在一直都很好。在此,我祝愿您和您的团队在将来继续一切一切安好,身体健康,并希望有更多患我同样疾病的人能够找到您!!
致以最好的问候! 您的病人 施特罗布尔,约瑟夫来自兰茨胡特。

典型病例4

Zi. 先生于2002年被诊为强直性脊柱炎。
2012年6月14日首诊。10年来一直有腰痛,右骶髂痛。仍服可的松和止痛药。
至2012年8月共治疗了10次,疼痛基本消失,不再服任何药物。
最后一次治疗是2013年6月27日。疼痛彻底消失。 2016年电话随访,仍然没有疼痛。



典型病例5

K. C..先生患强直性脊柱炎30年。治疗三次后疼痛消失至今一年半。
2015年9月23日首诊。
颈胸腰段已僵硬形成弓背,平卧在治疗床上时需要在腹部加垫枕头支撑。
一直在服奈普生非甾体抗炎药。疼痛值仍在6/10。
治疗方法:电动拔罐,全腰背定罐,针全程夹脊穴照红外灯。
2015年10月7日二诊。
治后第二天无疼痛!后又出现,现在疼痛值5/10。
治疗方法同上。治后马上感觉松,无痛!
2015年10月21日三诊。
好很多,腰以上脊柱已无疼痛!仅右骶髂关节处还有些轻微疼痛。
2015年11月4日四诊。
上次治后就没有疼痛了。
2016年1月27日自己不治疗,只是带其弟来治病。
述说在2015年11月治疗后第二天徒步上山一个半小时,患病30年后第一次!
2017年5月17日来治疗肩痛。至今没有服止痛药,没有强直性脊柱炎疼痛发作。

K. C. 先生的感谢信:

您的成功治疗减轻了我的痛苦,为此今天我要真心地感谢您。我被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已有30年。近年来部分时间里我走100多米后就痛,要想站久一点也是很困难的。要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不用止痛药是不可想象的。在您给我做了第一次治疗后,我睡了整整10个小时,像一块石头似的就没醒过。我已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这么睡过了,因为躺下时的疼痛早已成为了我的生活常态。在治疗第三次后,髋部和骶髂关节的疼痛几乎完全消失了。谢谢您的帮助,让我又重新获得了许多的生活质量。
我知道如果症状又变差时,会有一个“救苦救难的骑士”。因此,让我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。
Herr K. C. 23.02.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