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s ist mir eine große Freude wenn Sie durch mich wieder Gesund sind

26例支气管哮喘总结 (统计至2016年)

-全部经过德国专科医生确诊和治疗
-长期每天使用可的松和沙丁胺醇等气雾剂临床控 制的患者
男性8例,女性18例; 年龄最大63岁,最小7岁;6例为17岁以下青少年; 9例在4岁内患病,1例在49岁得病。病程最长50年,最短2年半。12例病人伴有过敏性鼻炎或特异性湿疹。病史大都很长,一直靠药物控制。

显效13例: 完全停用治哮喘药,一年以上无复发,无症状 (一例已14年,一例已8年)。其中6例治疗一次后就完全停药。
有效12例: 偶尔用药, 或用药量很少。
- 无效1例。

病例1    Weiser先生55岁,因左肩疼痛来诊,患支气管哮喘31年,需每天服用可的松和使用沙丁胺醇喷雾剂才能控制病情.
2015年9月18日首诊,治疗一小时后,自觉胸闷气短完全缓解.
2015年10月30日六诊,约每周一次,共治疗了六次。在治疗第一次后没再用过任何治哮喘药物。
电话随访5次: 2016年1月29日, 2016年6月3日, 2016年9月1日,2016年12月9日,2017年6月29日
均说一直没有任何不适,不用任何药物。(请点击感谢信栏看他的感谢信)

病例2   Leiacker女,7岁,患支气管哮喘5年。
2016年1月27日首诊。每天用可的松和沙丁胺醇,仍然胸闷气短,经常感冒发烧咳嗽,近年来用药后症状也常常难以缓解,药物控制不理想。
2016年 7月6日收到小女孩的亲笔感谢信,谓第一次治疗后至今7个月没再用过气雾剂,没服用药物。
2016年11月26日最后一次治疗,共治疗了六次。
2017年7月15日其母亲Email说,Elli 参加学校组织的 德国联邦青少年运动会 同年级组跑第一名。至今一年多没再用过任何治疗哮喘药物。(请到感谢信栏看她的感谢信)

病例3 Winkler 女孩17岁,支气管哮喘15年。
2012年5月11日首诊,2岁患病,伴花粉过敏和神经性皮炎,每天使用可的松和气雾剂。
2012年治疗三次后,四年多没再出现任何症状,花粉过敏和神经性皮炎均完全消失。

2017年3月10日再来治疗,告知要参加今年当地的半程马拉松跑(21公里),目前长跑14公里需时1.5小时。
(请点击感谢信栏看她的感谢信)

病例4  Ra。14岁女孩,3岁发病,哮喘11年,2016年3月8日首诊,总共治疗了11次,在治疗第一次后无症状无用药已一年多。

病例5  S。先生26岁,2017年1月肺炎愈后,肺功能检测通气量为50%,人为诱发哮喘阳性,被确诊为哮喘病,每天早晚使用气雾剂,虽用药但步行两公里后出现胸闷气短,头晕,全身乏力。
2017年6月29日求诊,仅用张氏拔罐三联法治疗,无任何药物,未及三周(7月19日)忍不住内心強烈冲动定要去登Heuberg山峰(1338米),步行登顶的标准速度是1.30~1.50h,他用了1.55小时成功登顶并发来登顶后自拍照。

病人亲口述说: 我叫维特斯。 2017年1月,我得了慢性肺炎,导致肺通气量只有50%。 从一个医生到另一个医生,几位肺科医生都无法帮助我。给我开了3,4种不同的哮喘气雾剂。
2017年6月,我叔叔给了我一个小贴士:去看张医生。
张先生说尽快来吧。治疗一次后我就爬上了Nußdorf am Inn的Heuberg山峰。以前走上2楼都费劲,无法骑车或跑步,因为出现哮喘。
第二次治疗后,不再用药,不用气雾剂。
从张医生那里治疗了几次后, 非常好,我又可以骑自行车,跑步,长跑了,又可以爬山了。
2017年圣诞节前我在肺科医生那里查肺功能,肺通气量85%。
 诊断:慢性肺炎后哮喘。 细菌破坏了肺泡。


哮喘,弥漫性泛细支气管炎(肺泡炎)

通过这封信我们衷心地感谢您,您使我们的女儿得到康复!
当我们找到您时,我们已处在无助和绝望的边缘,对治疗已是没有太多的奢望了。
我们的女儿安雅已经10岁,她的一生几乎都是在治疗哮喘中度过的。
她还在6个月大时就患上了弥漫性泛细支气管炎(肺泡炎),从此不得不每天雾化吸入可的松。尽管有各种的康复,疗养和很严格的药物控制,然而肺功能检查结果显示病情已变得越来越糟,医生除了将可的松再增加50%的剂量外,已经没有其他选项了。当我们联系到您时,安雅的肺活量只有37%了。这个结果已是非常的危险了,万一伤风感冒的话肺功能就会继续下降并导致严重的呼吸困难。
接受您的第一次治疗后,自测肺功能就有了明显改善。做完第二次治疗后,安雅已经好得可以减少一半的可的松剂量。去肺科诊所检查了肺功能,安雅的肺活量超过了80%,肺科医生无法解释这个奇迹。在接受您的第三次治疗后继续减少了可的松的用量。如今安雅已非常的好,几乎没用药了。
衷心地感谢!
安雅及家长